聯系電話:0469-4385000(0469-4496666)

新聞動态

從農村鍋爐工到中國冠軍,他把日子過成了“爽劇”

發表時間:2019-09-07

岩壁是歲月年輪印記的立柱,年複一年的觀望中迎來了宿命的友人。

《力量潛能者》拍攝的第二天,“岩壁上的舞者”——王清華來到了麗江。

他坐在去石鼓大洞的車上,車後座近門的位置,讓人一眼就能看見。

這個看上去精神很旺盛的瘦臉漢子******眼給人******的印象是他的手,如同很久不見的耙子一樣的手,手背上的幾根筋如同虬龍般凸起着力感。

跟他握手能感受到與很多人握手時不曾體驗過的粗粝與堅實。

一.王清華這個名字,是八九十年代非常常見的名字,而王清華的家鄉,也是河南省一個非常普通的小村莊。

父親手中的嗆人的煙,母親手中縫縫補補的針線,以及家門口那棵粗壯的老槐樹留給了他很深刻的印象。

于是他在樹上,生氣而擔憂的老父親在樹下。

“小崽子你給我下來~”“那你上來啊~”……

看着老父親無奈的跺着腳反身回家,留下一句小崽子咋就這麼能爬。氣走了父親,樹上的王清華感覺說不上來是取得了鬥争勝利後的喜悅,還是擔憂着晚上得去哪個小夥伴家蹭個晚飯的惶恐。

“我能爬得更高……”

爬更高,這喊聲穿破小村的雲,悠悠蕩蕩。

直到鄰居家大兩歲哥哥樹下喊着:“快下來,來家吃飯。”

他覺着就這麼下去有點沒面子,還要苦撐一會兒……

鄰居家哥哥比較不耐煩,“你再不下來馍就沒了。”

“中,我這就下來。”

于是對生活的小小抗争在泛黃馍馍的誘惑下無疾而終。

二.王清華17歲的時候,村裡的樹已經沒有幾棵他沒爬過的了,如果有,那一定是新種的,太細,太矮。

他的父親看着他,“你想去城裡找些活幹,還是想在家裡幫着種地?”

那個年代務工潮雖然不像今時今日一樣龐大,但也是無數農村青壯小夥的好選擇。

但從沒遠離過家門的王清華當時有些迷茫,“城裡的樹就比咱村的高了?”

父親按滅煙頭,看着他:“城裡的樹不讓随便爬,城裡的樓比樹高。”

看着煙頭殘存的火星,父親又補了一句,“高很多。”

“那我去看看。”

就這樣,初中剛畢業的王清華決定了離鄉去看看。

沒想到王清華這一看就看到了中國的***繁華,看到了中國的******端。

他站在宣武門外,看着眼前的樓宇,擡腳走進裝修不錯的門廳,很快有人迎了上來。

“有什麼事情?”

“我是來幹活兒的。”

簡單的對話,簡單的安排,他就上崗了這份父親托了人給他謀的活計:燒鍋爐。

“燒鍋爐,也很開心的,畢竟自食其力了。”

三.時至今日,攀岩在多數人眼中都是一種有趣、刺激但成本頗高的運動,更不必說九十年代末的日子。彼時沒有現代化的熱水設備,鍋爐房還是人跟水火打交道的工作,所以攀岩館的高端并不代表着攀岩館鍋爐房的高端,甚至層級上的區别在此地會表現的更加明顯。

受别人的白眼,這種小說中常見的橋段,王清華并沒有怎麼深刻的描述,一個河南來的農家孩子在北京孤獨的掙紮蘊含的苦楚,也不是幾個白眼就能奪走的波瀾。

耳邊嘶吼着黑豹的無地自容,“曾感到寂寞,也曾被人冷落,卻從未有感覺,我無地自容”,他也徘徊惶恐,在大城市的滾滾洪流中找不到浮沉的依憑,比現在北漂的呻吟表達有過之無不及,彼時還沒有微信、抖音這些娛樂的排解。

他站在場館陰暗的角落,看着在牆上穿着******帶上上下下攀爬的人,看着他們因為失誤或者挑戰掉落時還開心的面孔。他不是沒想過等沒人的時候也爬一下,可是他還沒有準備好勇氣。

“你去試試。”

一個聲音在他身邊突兀的響起,他一驚後發現是攀岩館的一位常駐岩友,随即本能的想要拒絕,雖然心中已經瘙癢難耐。

那人或許是看懂了他,或許是出于什麼其他的原因,很堅定的鼓勵着王清華,“去吧,有什麼好怕的,跟爬樹沒什麼區别。”

于是王清華在很多平時眼熟的人的注視中,跟在家爬上樹頭一樣,居然完成了他們給指的那條線路,爬到了******處。

他有些喜悅有些茫然的下到地面,沒有想象中的掌聲叫好,而是“這就是那個農村來的外地鍋爐工,就是野。”

當時并沒有人說他有天賦,也沒有人說他爬的好。

那時還沒有什麼“命運的大門向他敞開”這種語句,他也沒有自己的人生會發生質變的先知先覺,他隻是心裡有些高興,覺着自己可以多試試,或許還可以嘗試更難一點的線路。

上一條       下一條

版權信息:binance官网

首頁 一鍵撥号 微信 地圖導航
長按掃描二維碼